热门搜索:

无论是张承祯还是宗玄或者是方七少都是靠着自身天赋走到这一步

时间:2019-01-01 13:19 文章来源:互联网

  他白无忌比不过沈白,比不过废了沈白的楚休,难不成还比不过那个只会在暗中阴谋算计的聂东流不成?
 
    白寒天摆了摆手道:“无忌,你有时候就是太过意气用事了,有些事情该激进的时候激进,该谨慎的时候也要谨慎,现在可不是激进的时候。
 
    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去找聚义庄聂仁龙谈的,聂仁龙不是白痴,我相信他会给我一个交代的。”
 
    听到白寒天这么说,白无忌和白擒虎便都没有出声。
 
    白寒天执掌极北飘雪城这么多年,他心中自然也是有计较的。
 
    ………………
 
    辽东郡,靠近北地一座小城的大宅中,此地原本是祁连寨暂时的藏匿之所,不过最近刚刚被聚义庄的人发现,聚义庄将其中的祁连寨余孽绞杀之后,这地方便成为了聚义庄的暂时住所。
 
    此时大宅的一座阁楼当中,聂仁龙正坐在窗边,披着白色狐裘,桌子上还煮着一壶茶,欣赏着外面的雪景。
 
    聂仁龙十余岁踏入江湖,历经江湖险恶,算计搏杀,穷尽半生才有了现在聚义庄的这番基业。
 
    这一路走来,有人负过他聂仁龙,当然他聂仁龙也负过其他人,恩恩怨怨,是是非非早就已经说不清了,当年那个在聚义庄结拜,发誓要行侠仗义,除魔卫道的青年豪侠聂仁龙也早已经不知道死在了哪一年,现在活着的,只是那个满腹算计的聚义庄庄主。
 
    凝望着窗外雪花飘落,聂仁龙手里面捧着茶杯却没喝,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这般清闲过了。
 
    这次对北地三十六巨寇出手,聂仁龙只掌控大局,其中的一些细节,全都是交由聂东流来办的。
 
    聂仁龙虽然不老,但他却也已经不算年轻了,所以他必须要在自己有生之年,彻底让聂东流完全掌控聚义庄,在江湖上有着足够的声威名望,如此聚义庄才能够真正在北燕扎根下来,绵延千百年。
 
    所幸他这个儿子也是足够争气,起码现在看来,聂东流做的已经足够好了,甚至超乎他的想象。
 
    眼下江湖上那些年轻俊杰,无论是张承祯还是宗玄或者是方七少,都是靠着自身天赋走到这一步,也就只有一个楚休算是草莽中崛起的。
 
    聂东流没有这样的天赋,聂仁龙也不在意,在他看来,有些事情七分在人,三分在天,自己不去搏杀,纵然有着三分天命在身也是惘然。
 
    想他聂仁龙昔日年轻时也是一文不名,只是一个草莽出身的傻小子,现在不也是成为了人和六帮中的聚义庄庄主?
 
    聂东流的起点要比他高多了,他这个儿子未来的成就,也应该要比他更高才是。
 
    就在这时,下方传来了一阵上楼声,聂东流的神色有些阴沉,刚坐到聂仁龙身前要说什么,聂仁龙便摆了摆手,给聂东流倒了一杯茶,沉声道:“不要慌张,每临大事有静气,天还没塌,慌什么?喝杯茶,慢慢说。
 
    记住了,以后你若是执掌聚义庄,千万不要在任何人面前露出这幅模样,喜怒要藏于心,不留于面。”
 
    聂东流点了点头,将茶饮尽,这才冷声道:“父亲,那帮人当真是该惩治一下了,我已经告诉了他们,不要越界去北地,但他们却仍旧在偷偷摸摸的进行,跟我阳奉阴违,当真该杀!”
 
    聂仁龙也是皱着眉头,摸着下颌的胡须道:“有些不好办,利益在前,别说是你,哪怕就算是我去说,这帮人都有可能不听。
 
    联盟刚刚组建,而且还是我聚义庄主动邀请他们加入的,这帮人多少有点恃宠而骄的心理了。
 
    不过这件事情不能硬来,他们若是我聚义庄的属下,你倒是可以杀一两个,就当是杀鸡儆猴了。
 
    但这些人现在还不算是我聚义庄的属下,别说杀了,你一旦态度强硬,都会造成人心不稳的。
 
    现在先派人盯着他们,找个机会,弄出点动静来警告他们一下,别让他们做的太过分。”
 
    聂东流点了点头。
 
    他方才说这帮人该杀其顺便去我极北飘雪城做客?可是看不起我白某人?”
 
    话音落下,一个身穿白虎皮披风的身影一个纵越便已经来到了二楼之上,身形魁梧,双目湛蓝,正是白寒天。
 
    看到白寒天前来,聂仁龙和聂东流同时暗道一声不好,估计对方就是为了这次的事情而来的。
 
    不过聂仁龙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任何变化,他仍旧是笑呵呵道:“白兄勿要见怪,我聚义庄最近事情太多,所以抽不出来时间,等有空,在下一定会去极北飘雪城亲自拜访的。”
 
    白寒天脸上的笑容收敛:“事情太多?我知道,你们是在忙着如何侵占我北地的地盘,对吧?”
 
    聂仁龙苦笑道:“白兄你误会了,这些事情只是我聚义庄联盟下面的一些势力弄出来的,刚才我还在跟东流说这件事情呢,我会找个机会约束他们一下的。”
 
    看到聂仁龙并没有遮遮掩掩的,白寒天脸上的表情好看了一些,他点了点头道:“既然聂兄你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多追究了。
 
    把你那联盟中几个动手的家伙都交出来,我好也回去跟我北地的武林势力有个交代,这件事情也就算完了。”
 
    不过此时聂仁龙闻言,他的面色却是忽然一变。
 
 
------------
 
第五百四十章 联手
 
    聂仁龙其实也还算是很讲江湖规矩的一个人,正因为他喜欢算计,所以他才讲规矩。
 
    因为不讲规矩的人通常都不用算计,就好像是陈青帝那样的,遇到事情,不爽的直接一拳轰过来就好了。
 
    这次是聚义庄的人越界了这没错,按理来说也是应该由他交人惩戒的,但偏偏这次却不行。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