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再次见到白寒天之后楚休笑了笑道看来白城主你还是没能要来人

时间:2019-01-01 13:21 文章来源:互联网

 之前聂仁龙还在跟聂东流说,不能将事情闹得太大,眼下聚义庄这个联盟还很脆弱,一旦出了问题,那便会分崩离析的。
 
    这帮人究竟为了什么加入聚义庄,聂仁龙清楚的很。
 
    等到联盟稳定之后,聂仁龙大可以随意揉捏他们,那时候他们也离不开聚义庄联盟了。
 
    但现在却不行,哪怕他们犯了再大的错,聂仁龙也必须要保住他们。
 
    而此时白寒天看到聂仁龙的面色,想到了之前楚休说的那番话,白寒天脸上的笑容不禁逐渐消失,他冷然道:“怎么,聂庄主是不打算交人,不打算给我极北飘雪城一个交代了?”
 
    听到白寒天的称呼从聂兄变成了聂庄主,聂仁龙连忙道:“白兄,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件事情只是一个误会,他们都是我联盟中的人,我现在若是把他们交出去,联盟威信何在?
 
    所以我聚义庄愿意在其他地方补偿极北飘雪城,只要白兄你满意就行。”
 
    白寒天闻言冷哼了一声道:“你聚义庄要威信,我极北飘雪城便不要了?
 
    废话不用多说,我也不要你聚义庄其他的东西,我只要乱伸手的那几人,你聚义庄这次到底是给,还是不给?”
 
    聂仁龙紧皱着眉头,以他对白寒天的了解,对方应该不会这么咄咄逼人才是。
 
    不过现在聂仁龙却也只能强硬一些道:“白兄,不是我不想给,而是不能给。
 
    这样,等我这边事情完结之后,我亲自带着东西去你极北飘雪城赔罪,你看如何?”
 
    那边的白寒天也是眉头紧皱,聂仁龙越不交人,他便越心中生疑。
 
    以聂仁龙的性格,这种事情他应该是不会拒绝的才对,结果现在聂仁龙却是态度强硬的不交人,这明显不符合聂仁龙平时的作风,这也不禁让白寒天心中生疑,难不成这聚义庄是真准备对北地动手不成?
 
    白寒天冷哼了一声道:“好好好,聂庄主果然够义气,不过你对你聚义庄联盟的成员够义气,我极北飘雪城同样也要对我北地的武林势力负责,这件事情,咱们不算完!”
 
    说完之后,白寒天的身形一动,瞬间便已经跃出了阁楼外,隐没在了风雪当中。
 
    聂仁龙叹息了一声道:“这白寒天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态度竟然这么冲,这次我们算是把极北飘雪城得罪了。”
 
    聂东流沉声道:“那父亲,我们用不用警惕一些极北飘雪城?”
 
    聂仁龙一挥手道:“不妨事,就为了这点小事,极北飘雪城也不会动真格的,我们动的又不是极北飘雪城的弟子。
 
    不过看白寒天这个态度,怕是他会来找我们的麻烦,小心一些也总归无措。”
 
    聂东流点了点头,不过他却始终感觉有些不对。
 
    应该说从祁连寨的人退让之后,他便感觉有哪里不对头,好像是有人在操纵这一切,那种感觉十分的怪异,而且聂东流还找不出证据来。
 
    这只是他一个人的感觉,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聂东流也不敢乱说,现在聂东流只能期望自己的感觉是错误的,是他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太忙了造成的错觉。
 
    回到极北飘雪城之后,白寒天面色阴沉。
 
    白无忌看到白寒天的神色有些不对,他连忙问道:“父亲,可是那聚义庄不肯交人?”
 
    白寒天点点头道:“还真让那魔道的小子给说对了,聚义庄的态度有些古怪,就算聚义庄这次不想对我北地出手,他们恐怕也是另有图谋。”
 
    白无忌闻言冷声道:“那父亲还等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聚义庄既然敢来我北地搞事情,那我极北飘雪城也要让他们看看,这北地到底是谁来做主称王!”
 
    一个势力在一方土地扎根已久,这本身就代表着一种根基实力。
 
    飘雪城的全称只是飘雪城,之所以外界会称呼飘雪城为极北飘雪城,那是因为他们飘雪城扎根北地上千年所积累下来的根基。
 
    飘雪城便代表着北地,而北地,便代表着飘雪城。
 
    所以像是极北飘雪城这种势力对于自家的地域十分的敏感,你想来可以,但却要打好招呼,坏了规矩越了界,双方的仇怨可也就结下了。
 
    白寒天沉声道:“先不着急,去把隐魔一脉的小子再找来,我倒是想看看他究竟想要合作什么。
 
    还有无忌你的性格能否沉稳一些?闭关这么长时间,还没把你的性子给磨练出来?”
 
    白无忌低着头没有说话,上次被沈白一剑重创,白无忌的性格中虽然少了些许狂傲,不过在处事上他却是要比之前更加的激进了许多。
 
    像这次的事情若是让他白无忌来处理,聚义庄敢来惹他极北飘雪城,那直接动手就好了,还管那么多没用的干什么?
 
    或许沈白那一剑当真是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现在白无忌行事都是简单直接的很,最喜欢用力量来解决一切问题。
 
    楚休并没有走远,而是直接在极北飘雪城外住下。
 
    再次见到白寒天之后,楚休笑了笑道:“看来白城主你还是没能要来人,否则的话,我就不会再次出现在这里了。”
 
    白寒天紧盯着楚休,眼中绽放出了湛蓝色的光辉,缓缓道:“我是没要来人,不过我为何感觉这件事情有些不对?最后得利的乃是你祁连寨的人,这里面,是不是有你在其中挑拨着?”
 
    白寒天能成为极北飘雪城的城主,他当然不是白痴。
 
    虽然他没有证据,不过在白寒天看来,这件事情最后的得利者肯定祁连寨这帮人。
 
    本来是聚义庄跟祁连寨之间的斗争,结果他们极北飘雪城才是无辜被牵连进去的那个,白寒天怎么想怎么不对味。
 
    楚休笑了笑道:“白城主,这里面是否有我挑拨,我就算是否认了,你也不信,而你坚持,也没有证据。
 
    不过你看聚义庄的行动路线便知道了,聚义庄想要扩张,不往西也不往南,偏偏要往北去,他们说自己的目标只是祁连寨,只是想要绞杀巨寇余孽,你信吗?”
 
    白寒天沉默不言。
 
    他跟聂仁龙也认识了二十多年了,深知这位聚义庄的聂庄主其实本质上就是一个无利不起早之辈。
 
    他所做的事情要么是为了利益,要么是为了名声,帮着朝廷铲除巨寇余孽,聚义庄才没那么好心呢。
 
    楚休继续道:“所以说,哪怕就算是白城主你在这件事上不出手,选择隐忍,但等到聚义庄彻底稳固了辽东郡的势力,跟你们极北飘雪城成为邻居,你们便敢保证不会发生什么摩擦冲突吗?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大光明寺可以跟极北飘雪城当邻居,是因为两者相差巨大,但极北飘雪城跟聚义庄之间的差距,可并没有那么大!”
 
    楚休之前的挑拨威胁都没有打动极北飘雪城,但他那句: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却是让白寒天心头一震。
 
    以往极北飘雪城的地理位置的确是安逸的很。
 
    作为极北飘雪城的邻居,大光明寺实力太强,强到跟极北飘雪城已经不是一个级别的地步,根本就不会让极北飘雪城感觉到威胁。
 
    而北原邪极宗虽然是魔道宗来没有担心过外部有什么问题。
 
    但如果聚义庄跟极北飘雪城成了邻居,聂仁龙可不是那种会屈居于人下之辈,到时候双方会有什么冲突,那结果可想而知了。
 
    楚休看着白寒天,幽幽道:“白城主,我这个人有个习惯,那就是总喜欢将危险提前扼杀,简单省力,甚至有时候,宁杀错,不放过!
 
    在下认为这个习惯是极好的,白城主你认为呢?”
 
    白寒天沉默半晌,最后道:“我要跟庞虎见一见。”
 
    楚休带着面具的脸上看不出来丝毫的表情,但面具之下,楚休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笑意来:“当然可以。”
 
    哪怕楚休代表着隐魔一脉,他也依旧是天人合一境的武者,这么重大的事情,白寒天可不会放心跟楚休商议,只有庞虎才有跟他平等对话的资格。
 
    而现在白寒天既然准备要见庞虎,那就证明这件事情已经成了。
 
    两个人见面的虽然约在了北地,但却并不是极北飘雪城内,庞虎可有些信不过白寒天。
 
    不过等到白寒天和庞虎再次见面之后,两个人却都是有些唏嘘。
 
    谁能想到,昔日里还斗的你死我活的两个人,竟然还有联手的一天?
 
 
------------
 
第五百四十一章 诱敌和绞杀
 
    白寒天跟庞虎在很久之前便已经认识了,甚至双方还曾经交手过数次。
 
    那时候整个北燕大部分的武林势力都联手绞杀北地三十六巨寇,极北飘雪城更是主力之一,两个人当然不陌生了。
 
    不过再一次见面,庞虎却也对白寒天没什么敌意了。
 
    其中一个原因是当初剿灭北地三十六巨寇主要是朝廷牵头,第二则是庞虎也想明白了,实在是当初他们北地三十六巨寇做的太过高调了,换成他站在其他北燕宗门的位置,他也是忍不住要出手的。
 
    不过庞虎虽然可以不计较当初的那些仇怨,但却并不代表庞虎会给白寒天好脸色看。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