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这帮人白天可能是正道豪侠大派弟子晚上可就变成了魔道余孽

时间:2019-01-01 13:12 文章来源:互联网

 别管聂仁龙是不是伪君子,哪怕他只是为了名声都要好好善待这位为了联盟牺牲了这么多的苗春茂。
 
    只可惜苗春茂并不是一个狠心人,他放不下自己的家族,自己的妻儿老小。
 
    楚休淡淡道:“我当然知道杀你一个或者是杀你一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否则你认为你现在还能活着站在这里吗?
 
    我现在也给你一个机会,一个可以不死的机会。”
 
    “什么机会?”苗春茂问道。
 
    楚休眯着眼睛道:“很简单,站在我这边,埋伏在聚义庄那里,我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好了。”
 
    苗春茂的面色骤然一变,连忙道:“你这是再让我去送死!况且我若是真当了卧底,那就相当于得罪了整个聚义庄,整个北燕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苗春茂也算是燕东武林的老人了,他也算是亲眼看到聚义庄是怎么崛起的,所以聂仁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其实苗春茂很清楚。
 
    自己若是背叛了他,那下场绝对会很惨,很惨的。
 
    楚休冷声道:“北燕没有容身之地那便去东齐,去西楚,怎么,天下这么大,难道还装不下你了不成?
 
    这是一个单选题,你没有选择的机会,去当卧底,你有可能会死,你的家人能活。
 
    不去当,我就送你跟你全家都上路,究竟应该选哪个,你应该能知道的。”
 
    冷汗从苗春茂的额头上冒出来,最后苗春茂也只能无奈的点头同意。
 
    答应了,以后会死。不答应,现在就会死,所以怎么选择,很简单。
 
    楚休站起身来道:“不用妄想着把这件事情告诉聂仁龙,让他来救援你的家人,我会在这里安排人留下来的,一旦事情有变,他们起码能跟你苗家同归于尽,杀人怎么都要比救人快,哪怕对方是武道宗师,也一样是如此。
 
    况且接下来我给你的任务也不难,你只需要在暗中用言语不经意的去挑拨燕东武林的那些帮人去极北之地便好了,最好能跟极北之地的一些武林势力有冲突,记住了,冲突的越大,越好!”
 
    苗春茂不是笨人,他顿时便想到了楚休在打什么主意,看向楚休的目光也是带着一丝惊色,这楚休,他明显就是想把事情给彻底闹大!
 
    楚休回头望着林木通等人道:“分化已经成功,那接下来就该进行最后一步了,这一步的时间会有点长,林木通,你就带人在这里守着,一旦事情不对,立刻屠灭苗家满门!何展、韩豹跟我回辽东郡。”
 
    庞虎的这些手下当中,这林木通为人还算是比较理智的,这里交给他楚休也能放心一些。
 
    至于何展嘛,这厮性格冲动易怒,虽然对庞虎忠心,但却容易坏事,还是带在身边只负责动手就好了。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利益为先
 
    燕国北地,此处乃是整个北燕最为荒凉的地方,比之辽东郡还要地广人稀,虽然其面积足有数个辽东郡那般大,不过却统称为北地,并没有规划郡县。
 
    北地再往北一些便是极北飘雪城,整个北地都算是极北飘雪城的势力范围,至于极北飘雪城再北一些的地方,哪里根本就是荒无人烟,只有大光明寺这种势力才会在这种地方建立宗门,并且美其名曰磨练心志。
 
    此时在燕国北地的一座小城的酒馆内,乔装打扮的庞虎跟楚休正坐在一起喝酒。
 
    庞虎紧皱眉头道:“林公子,你让我祁连寨后退,我祁连寨已经退了,你说要分化聚义庄联盟,结果却只是策反了一个小人物,现在到了最后一步,你说要借势,到底是借谁的势力?
 
    这段时间我祁连寨化整为零,但还是被聚义庄搜捕到了一些兄弟,死伤足有上百人,我祁连寨,可没有太多时间去等了。”
 
    楚休给庞虎倒了一杯酒,淡淡道:“庞寨主莫要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次我可不光是想要救你祁连寨,更是想要重创聚义庄,这布局嘛,当然要谨慎一些喽。
 
    至于你说我要借谁的势,很简单,我既然把聚义庄往北地引,自然是要借极北飘雪城的势。”
 
    庞虎不是白痴,他顿时明白了楚休是什么意思,不过庞虎眉头一皱道:“你想要挑拨聚义庄跟极北飘雪城?
 
    不过聂仁龙可不是白痴,聂东流那小崽子也是精明的很,他们是不会中计的。
 
    聚义庄应该知道,现在他们现在主要的目标便是占据辽东郡,剿灭我祁连寨,这个时候去招惹极北飘雪城,实属不智。”
 
    楚休眯着眼睛道:“聂仁龙和聂东流的确不是白痴,但却架不住有人利欲熏心啊。
 
    站的越高摔的便越惨,聚义庄联盟几十个势力,他们兵不血刃拿下了辽东郡,难道就不想再进一步吗?
 
    自古以来,联盟都是崩于内部的,要不然我让苗春茂当卧底干什么?
 
    到时候一个势力占得了便宜,其他势力还能坐得住?聚义庄还能拦得住?
 
    对于这帮人,我了解的很清楚,当你让他们获利时,他们无比的拥护你,但当你阻拦他们获利时,这帮人可就不那么听话了。”
 
    庞虎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这帮魔道出身的家伙都是如此的阴险吗?
 
    不过在庞虎看来,那帮正道的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否则的话,当初为什么昆仑魔教会输的这么惨?
 
    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庞虎沉声道:“那我就再等一段时间,希望到时候你不会让我失望,我相信梅轻怜,她推荐过来的人,应该不会错的。”
 
    楚休淡淡道:“庞寨主不用着急,正好趁这段时间把伤势养好,到了最后关头,可还是有一场恶战的。”
 
    庞虎冷哼道:“上次我是没想到出手的竟然不是聂仁龙那伪君子,而是韩霸先,一时不察才被重创,这种错误,某可不会犯第二次了!”
 
    说完之后,庞虎便直接转身离去,留下楚休自己在这里自斟自饮着,看向窗外的雪景,楚休的眼神却是比北地的风雪还要冷。
 
    敌在明我在暗,这一次只要没有意外,聂东流绝对逃不掉!
 
    此时远在辽东郡的聂东流却是忽然感觉周身一冷,好像自己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盯上了一般。
 
    聂东流摇了摇头,将这种感觉彻底甩开,这时候有聚义庄的人送上来了一些情报,本来聂东流还以为是哪个势力又找到了多少祁连寨的武者,将其斩杀邀功之类的情报,不过在看到那上面写的东西后,聂东流却是气的直接将情报给撕了。
 
    “这帮白痴!”
 
    那情报上面写的赫然是联盟中那些势力擅自出手,以搜查祁连寨盗匪为借口,去攻击北地的一些势力。
 
    “辽东郡这么大的地盘都不够他们消化的,这帮白痴竟然还去北地招惹事端,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聂东流直接一挥手道:“去,把那几个不守规矩的家族执掌者都给我找来!”
 
    数日后,六名势力的家主掌门都来到了聂东流这里,其中赫然有着苗春茂在。
 
    实际上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苗春茂挑拨的。
 
    楚休只给了苗春茂一个任务,那就是让苗春茂去挑拨其他那些武林势力对被北地出手。
 
    其实都不用苗春茂挑拨,其他一些势力的执掌者已经有些心动了。
 
    北地又不都是极北飘雪城的地盘,他们占一些又能怎样?
 
    现在他们可不是孤家寡人了,而是跟聚义庄混的,难不成还会怕极北飘雪城吗?
 
    抱着这种心理,这帮人被苗春茂一挑拨,直接便开始先斩后奏的动手了,甚至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是苗春茂在挑拨他们。
 
    聂东流看着眼前这六人,神色阴沉道:“是谁让你们擅自入侵北地的?你们可知道此举会惹怒极北飘雪城?”
 
    在场的众人对视一眼,其中有人迟疑道:“少庄主,不至于吧,北地这么大的面积,极北飘雪城还能全都管不成?”
 
    聂东流冷哼了一声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件事情若是被极北飘雪城知道,必然会引起误会,我们现在的目标又不是极北飘雪城,何苦要去跟极北飘雪城为难?
 
    这件事情就暂且作罢,不过从今以后,诸位可不能再先斩后奏,越界去北地了。”
 
    虽然说论身份聂东流要比在场这些家主掌门什么的高很多,但论辈分他毕竟是江湖小辈,聂东流也要维护自己的名声,所以他此时倒是不好去对这些家主掌门开始训斥,只能提醒。
 
    在场这几人虽然口中答应的好好的,不过他们心中却是有些不以为意。
 
    当初他们愿意加入聚义庄联盟,本身就是冲着找一个靠山,而又不用担心被其吞并去的。
 
    现在他们怎么说也算是聚义庄这边的人,结果聂东流却是让他们别去招惹极北飘雪城,此举怎么看怎么感觉有些怂,这让在场的几人都有些不爽。
 
    等出去之后,在场的几人都是互相看了一眼,有人问道:“少庄主既然吩咐了,那我们只能停手?”
 
    苗春茂嘿嘿笑道:“诸位,你们想停手我管不着,不过我是不会停手的。
 
    我苗家底子薄,跟你们可不一样,这次我冒险加入聚义庄联盟,就是想要为我苗家博一个前程来的,要不然我为何要去跟那祁连寨拼死拼活?
 
    现在好处就在眼前,我怎么可能就就这么放手?
 
    少庄主有些谨慎过头了,北地那么大,极北飘雪城怎么管得过来?
 
    况且我等加入聚义庄联盟是为了什么?说的难听一些,一是为了利益,二是为了找一个靠山。
 
    聚义庄若是连极北飘雪城都搞不定,那我们这个联盟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不如直接散伙算了。”
 
    说完之后,苗春茂直接转身便走,不过此时他额头上却是已经渗出一丝冷汗了。
 
    这些话可都是楚休让他说的,不过这些话若是被聂东流听到,他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
 
    现在苗春茂只能赌,去赌这些人里面,并没有对聚义庄如此忠心的人在。
 
    然而事实上苗春茂赌对了,剩下那五人面色也是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果他们六人全都收手的话,那这件事情也就这么算了。
 
    偏偏苗春茂还要动手,他们若是不动手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光看着别人捞好处了?
 
    所以其他几人一咬牙,准备继续动手,不过这一次他们却是要小心一些,别又被聚义庄的人给发现了。
 
    反正法不责众,而且他们又不是聚义庄的下属,而是联盟,就算是被发现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惩罚的。
 
    于是乎在苗春茂的挑拨之下,聚义庄联盟中几乎有接近一半的势力都在暗中去侵占北地的地盘,并且还与当地的武林势力有着不少的冲突,只不过却都被他们联手给压下来了,并没有传到聂东流那里。
 
    毕竟现在聚义庄的人可是在拿他们当盟友的,也不好排查,所以只要这帮人想要低调,暂时瞒过去还是不成问题的。
 
    不过他们这里不成问题,但消息却是早就已经传到了极北飘雪城那里。
 
    极北飘雪城屹立于北地中央,乃是一座完全用冰雪所铸成的千丈巨城,通体洁白透明,唯有城门上用血色的苍劲字体写出了‘飘雪城’三个大字。
 
    极北飘雪城乃是白家的私城,并不对外开放,整个极北飘雪城内,只有白氏一族的人和隶属于白氏一族的仆人在。
 
    或许跟地域气候有关,极北飘雪城内无论是白氏一族还是其他仆从,都是极其的尚武,一些小辈武者甚至都不用长辈去督促修炼,他们自己便以搏斗厮杀为乐,甚至大了一点之后,还会主动去极北荒原上猎杀各种野兽。
 
    此时极北飘雪城中央的城主府内,一名穿着白虎皮缝制的长袍,身形雄壮魁梧的中年人坐在主位上,他下面还有数名武者在跟其哭诉着什么,越说那中年人的面色便越难看。
 
    最后那中年人直接一拍桌子,怒喝道:“聚义庄!你们欺人太甚!”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借势
 
    猛拍桌子的那名中年人双目湛蓝,十分的瑰丽奇异。
 
    这是白家冰魄神目修炼到大成之后的一种表现,在整个极北飘雪城白氏,能够有这种修为的都渺渺无几,此人便是现在极北飘雪城的城主,也是白家家主‘炎日飞霜’白寒天。
 
    此时跟他哭诉的那名武者都是北地的一些武林势力,在苗春茂的挑拨之下,聚义庄联盟麾下的那些势力可是没少侵占他们的地盘资源。
 
    北地的武林势力其实并不算太弱,只不过整个北地的人烟实在是太稀少了,所以这也导致当地的武林势力人数一样稀少,并且间隔距离太大,越在外围的,实力便越弱。
 
    极北飘雪城跟这些宗门势力并非从属关系,但整个北地都是极北飘雪城的地盘,若是下面一些小势力的纷争也就罢了,但这帮人还打着聚义庄的名头来,这岂不是在挑衅他极北飘雪城?
 
    不过极北飘雪城跟聚义庄同为北燕之地的大势力,一旦开战,后果有些无法想象,所以白寒天还是准备谨慎一些为好。
 
    他对着那几个小势力的人安慰道:“诸位不用担心,北地是我极北飘雪城的势力范围,聚义庄在此地坏了规矩,我自然会找他们讨要来一个说法,给诸位一个公道的。”
 
    听到白寒天这么一说,在场的几人也只得点头退去。
 
    这时内堂的大门被推开,白家的天人合一境武者白擒虎跟白无忌一齐走了进来。
 
    白无忌已经很久都没有踏入江湖当中了,不过此时他赫然已经有着五气朝元境的修为,并且之前的狂傲全都不见,神色竟然变得沉稳了许多。
 
    昔日在神兵大会之上,白无忌被沧澜剑宗的沈白一剑重创,那一剑不光是重创了白无忌的身体,更是重创了白无忌的心境。
 
    不过塞翁失马安知非福,若是没有那一剑,白无忌还有些小看天下俊杰的意思。
 
    从那之后,白无忌便开始奋发图强的闭关修炼,再也不跟他以前的那些狐朋狗友来往了,除了在极北飘雪城内闭关,便是去极北荒原哪里修炼,打磨肉身意志,所以现在修为才突飞猛进,接连跨过了三花聚顶和五气朝元境。
 
    “父亲,那几个势力的人来是想干什么?又想来打秋风吗?”
 
    白无忌对北地的那些武林势力可是没什么好感,以前这些势力经常借口来极北飘雪城进贡一些他们发现的稀奇玩意,但实际上却并没有什么价值。
 
    极北飘雪城身为北地大派,自然不能光收东西不回礼,所以每次都是极北飘雪城比较吃亏的。
 
    对于这点极北飘雪城并没有表示,反正他们家大业大,也不在乎这点东西,他们只需要这些宗门势力的绝对恭敬便好了。
 
    不过白无忌的性格有些强势霸道,在他看来,反正极北飘雪城有实力,给那些势力那么多好脸色干什么?不服气就打到他们服气好了。
 
    白寒天阴沉着脸摇摇头道:“跟他们没关系,是聚义庄那边。”
 
    说着,白寒天便将事情给白擒虎和白无忌都说了一遍。
 
    白无忌闻言冷声道:“聚义庄这些年来发展的不错,看来自身也是膨胀的很,竟然还想要跟我极北飘雪城掰掰手腕!”
 
    一旁的白擒虎虽然看似冲动鲁莽,不过他却表现的要比白无忌冷静的多。
 
    闻言白擒虎沉声道:“家主,这件事情还需要慎重对待才是,毕竟出手的只是聚义庄联盟的那几个势力,而聚义庄却没有亲自出手。
 
    聂仁龙为人精明狡诈,他们现在还在追绞祁连寨的人,这个时候来招惹我极北飘雪城,不像是聂仁龙能干出来的事情。”
 
    白无忌冷哼道:“不管是不是聂仁龙授意的,反正是他们聚义庄的人干的,若是没有聚义庄在他们背后撑腰,这些小势力敢去挑衅我极北飘雪城吗?”
 
    白寒天没有搭话,他只是沉着脸思索着。
 
    就在这时,有下人忽然来禀报,说是有人想要求见白寒天。
 
    白寒天皱眉道:“那人是谁?”
 
    禀报的下人迟疑了一下道:“那人自称他是隐魔一脉的人,而且实力还不弱。”
 
    极北飘雪城城主白寒天当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的,楚休想要去见白寒天,在不能动用自己身份的前提下,还是隐魔一脉的身份最管用。
 
    白寒天皱眉道:“隐魔一脉!”
 
    身为极北飘雪城白氏的家主,白寒天自然是知道隐魔一脉跟明魔一脉的区别,但正因为如此,他才诧异隐魔一脉为何会找上自己。
 
    其实极北飘雪城跟大光明寺那种视魔道一脉为生死才仇寇的宗门不同,他们也不能算是纯粹的正道一脉。
 
    对于极北飘雪城来说,他们去对待一个势力可不会先去管你是正还是魔,而是先要看看你有没有实力,能否给极北飘雪城带来利益。
 
    但与此同时,楚休的心魔轮转大法施展到了极致,配合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的力量,强大的精神力化作漩涡深潭,直接便将白寒天冰魄神目的力量给绞杀。
 
    极北飘雪城的功法很奇怪,他们的功法主要走的都是近战攻伐路线的,武道暴烈刚猛。
 
    但谁知道白氏的秘传功法中竟然有着冰魄神目这么一门精神秘法,这也是让很多人怀疑这冰魄神目压根就不是白氏一脉的功法,而是他们从别处得来的。
 
    因为只有这么一门精神秘法,极北飘雪城白氏自然不会将其当作是主修功法来修炼,所以论及精神力的强度,虽然白寒天乃是武道宗师,但他还当真不如现在的楚休。
 
    收起精神力,楚休用嘶哑的声音笑道:“冰魄神目果然名不虚传,不过好歹我也算是客人,白城主就是用冰魄神目来招待客人的?”
 
    白寒天冷然道:“我极北飘雪城虽然好客,但客人却也是要守规矩的,带个面具,伪装气息,遮遮掩掩的来,这可不是做客之道!”
 
    楚休拱拱手道:“白城主见谅,实在是在下的身份敏感,不想暴露而已,我今天若是把面具给摘了,那我们之间的话可就谈不了了。”
 
    白寒天冷哼了一声,不过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关于隐魔一脉的事情对于白寒天这种地位的人是很清楚的。
 
    他也知道,江湖上可是有不少隐魔一脉的人在暗中埋伏着,这帮人白天可能是正道豪侠,大派弟子,晚上可就变成了魔道余孽。
 
    这些事情江湖上很多人都知道,不过却没有几个人去大肆排查的,因为不值当。
 
    那些隐魔一脉的家伙隐藏的太深,大肆排查弄的风声鹤唳,还可能找不到人。
 
    这帮人愿意隐藏就让他们隐藏去吧,暗中的小手段终究难成大气,只要魔教别再出一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